<code id="5xkrss"></code><ins id="5xkrss"></ins><blockquote id="5xkrss"></blockquote><address id="5xkrss"></address><q id="5xkrss"><dd id="5xkrss"><tt id="5xkrss"></tt></dd><center id="5xkrss"><big id="5xkrss"></big><acronym id="5xkrss"></acronym><bdo id="5xkrss"></bdo></center><code id="5xkrss"><legend id="5xkrss"></legend><th id="5xkrss"></th><small id="5xkrss"></small></code><noscript id="5xkrss"><tbody id="5xkrss"></tbody><tr id="5xkrss"></tr><dl id="5xkrss"></dl></noscript></q><ins id="5xkrss"></ins><blockquote id="5xkrss"></blockquote><tfoot id="5xkrss"></tfoot><em id="5xkrss"></em>
      <big id="b29ure"></big><noframes id="b29ure">
          • <tr id="jnvjo2"></tr>

            王者榮耀18888,畫一頁山水入夢

            女子違停毆打交警,多次謾罵並被兩次搶奪取證設備


            若水長天今何來,一剪情絲一剪債。落花逐影兩遂意,空賦紅塵歎沉海。
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
            發如錦,錦絲亂,夢無眠,月墜星河灣。草碧舞幽夢,寂夜水無瀾,天各一方,雲水巫山。誰是誰的天涯?誰是誰的望眼欲穿!夢太涼、涼到了不想入睡;情太長、長到了天各一方;路太遠、遠到了無法丈量;緣太淺、淺到了兩不相欠;字太疼,疼到了落筆無言;愛太重,重到了無處安放。

            愛情是一生中最美的畫面,不管風雨過後,誰會留在誰的身邊,一刻已經永恒、一念就是滄海桑田,縱有千般不甘,也難抵現實的牽絆。你有你的春天,王者榮耀18888有我的險灘,讓專注的眼鎖定天空的藍,你的快樂我的心願,盡管你的幸福已經于我無關。生命裏最美的時光,是安靜下來把腳步放慢,讓分秒在指尖回響,一曲音落一夢地老天荒。有很多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:你的筆似乎是隨意流淌的溪水,無法預測,取之不盡用之不竭。其實每天會寫什麽自己根本不知道,你在賞我亦在看。

            記憶清零,筆隨著音樂遊走,字落哪方、不去端詳。黃昏的寂靜是我喜歡的,幾只麻雀在院子裏飛來飛去,根本不怕人,小狗乖乖的趴著納涼。我就躺在搖椅上,隨音樂思緒飛揚,一杯咖啡從燙飲到涼。如此安逸,時光靜好,生命就像有了落腳的地方。紅塵的道場,于我已經成了隔空離世的遠方。

            生活總是有那麽多意外,趁還可以行走,就讓腳步奔赴想看的每一寸土地。我是孤獨的,當學會了愛自己,才知道有些已經來不及。夢醒了,現實就來了。在虛無的夢境裏打坐,在殘酷的現實裏誦經。若你想我了,就看看月亮的眼睛,那千言萬語的叮咛,都挂在無垠的星空。若子夜無夢,就讓思念無聲、聽聽蟬吟蛙鳴。欲罷不能的瘾,止于現實的疼,傷有千百回,回首往事風。我不敢愛了,你卻在了。是諷刺還是淩遲?一種心情,一個虛無缥缈的幻境。無法做到雲淡風輕,卻已堪破四大皆空。

            且將雨落贈東風,半江春色半江冷。“倘若東風未嫁人,百花依舊不負卿”。這後兩句是哥們線線給我續的,甚是喜歡。空間臥虎藏龍,高手雲集,只是隨手抛了磚,就引來好多清水落玉。我不懂格律詞牌,亦沒有去學,不想被條條框框約束捆綁著,落筆只是隨性的打油詩,這不是什麽秘密,老友都知道。

            微醉雲吞朗月時,不曾謀面心先老。落墨相思無從寄,徒留殘生雪中燒。偶爾會是頹廢的,就慵懶如斯,淺寐間魂魄飄搖,不能落腳。會有淚順著眼角淌下,卻不知緣由,只是心會很疼,然後呆呆的凝望一朵雲,一窠草,陷入空靈。不管東風是否嫁人,百花都會應了時節,香十裏東風韻味,媚一瞬地久天長。“負”這個字染了疼,是虧欠,不止是對方也包括自己,細細算來,于自己更多。欠了別人的,總被記挂著,自己的略之不念罷了!或早或晚的相逢,都是上輩子未了的情,今生或深或淺的小聚,散了別抱怨,給不了的肩膀,只是一個驿站而已。彼此淪爲過客,卻有回憶永恒。

            沒有任何一段感情是雙贏的,“不欠東風一縷香”,那是安慰自己內心波濤洶湧的托詞,只是有人不追究,自己找個放過心魔的暗示。不去賭了,那些虛無化骨的情絲,不能修成正果,還會要了命,那遠離吧,有毒的不再靠近。已經被孤獨打敗,沉溺其中,水平如鏡,別驚擾這來之不易的安甯,許我向你看、然後向後轉!累了,休整,無法修成正果的浮生,就修清風繞肩心不亂,雪花漫天不醉眼。我是誰不重要,安流年于指尖,沉飄萍于無憂。 

             從來喜歡山山水水,不論是畫,還是詩詞典故,那般的熱愛,喜歡其中,鍾愛尤佳,古人有楊貴妃,“三千寵愛在一身,後宮粉黛無顔色”,想來也莫過如此。

            夢想著能置一間小屋,稀疏的柵欄,爬滿各種野花,一棵高大梧桐樹挺立在園中央,樹下遍地綠蔭,一張石桌,幾張石凳,簡單的茶具,幾縷輕風徐徐而來,帶著點山水的味道,深深嗅一下,閉目聆聽山風,是低語,還是咆哮,還是山那邊帶來的信息。

            園外小溪潺潺,偶爾幾條小魚遊弋而過,桃樹,杏樹,散布周邊,長長的石板路,延伸遠方,或密林深處,或小溪近旁,更或者是大山腰上;遠山雲霧缭繞,猶如蒙了紗的少女,羞羞答答,置身此地如夢仙境;喜歡如此的幽靜自在的地方,遠離城市喧囂,遠離爾虞王者榮耀18888詐,遠離種種金錢官場誘惑,如世外桃源般,有花有草,有山有水,遠山眉黛,綠水近旁,此般畫來甚好,畫它一頁山水入夢來,亦是一種極樂!

            仿若回到了遠古,衣袂飄飄,吟誦起蘇轼的“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”仿佛眼前是晴天下的西湖,水波蕩漾,陽光照耀下,光彩熠熠,又仿若看到了下雨時的遠山,籠罩在煙雨之中,時隱時現,眼前一片迷茫,朦胧的景色美麗至極。詩人筆下的山水,美的心動,否則怎就有了下句,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妝濃抹總相宜”。

            讀過範仲淹“碧雲天,黃葉地。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。山映斜陽天接水。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”也是脍炙人口的詩詞,在校時經常信手拈來,在作文中美化一番。白雲滿天,黃葉遍地;秋天的景色映進江上的碧波,水波上籠罩著寒煙一片蒼翠;遠山沐浴著夕陽天空連接江水;岸邊的芳草似是無情,又在西斜的太陽之外。最是喜歡古人,如此詩意的眼眸,簡單的山水,在詩人眼中,演繹的詩情畫意,實在讓人叫絕,美輪美奂的境地,似夢似幻,浮想翩翩。

            自然不比詩人的心境,也無法抵達詩人的文采,但總是喜歡賞景怡情,睹景思人,喜歡那山那水,沒有那麽博學多情,但也想畫一頁自己心目中的山水,入心入夢;無論能否到達那些夢想的地方,一切早已入心,足不出戶,便可揮灑一方山水,事事從容以對,簡單淡泊,淺言淺行,心中的那一頁山水,難道不是秀麗一方的風景嗎?

            懷揣一頁如水如鏡的山水,文字煮一壺風雅,與光陰對坐,對酌;清風爲琴,朗月爲鸾,譜一曲琴鸾合鳴,合著音旋墨落指間,輕拾那抹暖意的章頁,塗抹喜歡的顔色,淡淡的,微微的透著恬淡,是清歡,是清遠,似朵朵蓮,展葉如鏡水面;一方心事永遠向著陽光顯現,擁著素心素箋,鋪就素錦華年,針織一縷心寬心明的陽光明天。

            心中若有桃花源,何處不是水雲間?那水之湄,山之巅,素雅在心中,靜靜地開放成一朵朵,所有的故事在素心中成詩成畫;面對前路漫漫,從容不迫,擁菩提在心,堪那萬水千山,依然娴靜如蓮,十裏暗香兀自清歡;于每個清晨踏著清風,柳蔭堤畔雨露滌心;午時,讀書潑茶,撚詩作畫;暮落時,西窗剪燭,巴山夜話;退卻了種種浮華紛爭,在心中修籬種菊,何時何地,畫它一頁山水,如錦如詩!

            擁一份簡單在心,再美的風景一直在心裏;那是曆經歲月,凝成的縷縷沉香,心明澄亮,閑雲般舒卷自如,蓮花般清麗馨香,一切都在通往春天的路上;紅塵繁華,過眼雲煙,將心安放幽靜一角,掬一捧素雅,溫潤清甯每一天,讓一切歸于雲淡風輕,那一頁山水,不是在路上,而是在心裏。

            畫一頁山水入夢,入心;于漫漫紅塵,心生澄明,淡泊甯靜,山河靜好,人生從容!

           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