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2qr2w8"><thead id="2qr2w8"></thead><ol id="2qr2w8"></ol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天中|讓謙讓之花怒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記憶是美好的,又是恐懼的,天天中討厭生活在回憶裏,無論是醜抑是美,會議總令人無限疲憊,似乎五年以前的事怎麽都記不起了,忘記過去應該是奢侈的。否則淚是止不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看到某個畫面,心一軟,眼淚就濕了面頰;有時候,鑽在被窩裏,四面的黑暗向我湧來,我不敢睜眼,可閉上眼,世界依然是黑的,突然發現,自己是這樣脆弱,在被子的一角慢慢蜷縮,蜷縮。明明是很堅強的自己,淚依然淹沒枕角,是因爲在黑暗面前,自己不能僞裝嗎?總是害怕自己,害怕自己把脆弱的不能輕觸的一面被世界看到,所以把自己用堅強的外殼一層一層包裹起來,自己卻喘不過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脆弱嗎?是的,我努力很努力,好像自己是冷血動物,又把熱情的一面留給大家,我的軟,不能碰觸,一碰即碎。我不屑于別人深深刺痛我,卻又轉過身向我道歉;我不屑于別人的安慰,好像那樣只會給自己留下更深的傷。而我又害怕失去朋友,我害怕孤獨,害怕別人離我而去,那些關于青春的零碎,我不敢拾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歲月像是無翼鳥,退化了龐大的黑色翅膀,灰色的悲傷,我躲在暗影裏,獨自一人,挂好淚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朝有個大學士名叫張英。一天,張英收到家信,信上說家裏人爲了爭三尺宅基地與鄰居發生了糾紛,要他利用職權疏通關系,打贏這場官司。可張英閱信後卻坦然一笑,寫信道:“潛力修書只爲牆,讓他三尺又何妨?”于是家人變讓出了三尺地,鄰居看見後也主動互讓,一場矛盾就化幹戈爲玉帛了。謙讓是個蘊藏著無窮力量的寶物,往往能將生活中的糾紛請以解決了。瞧,謙讓這朵花可不是徒有其表而已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謙讓不僅僅能在典故或古書裏能見到,在生活中到處都有對謙讓的傳承:公交車上,年輕人給老年人讓座:排隊時,悠閑的人給趕時間人讓位...有那麽多的人都在互相謙讓著,我們還有什麽理由爲了一己之私而與別人爭鋒相對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說,時間是最偉大的治愈師,將曾經的鬧痕,像妙手回春的醫生淡化你的記憶,或許是哪次的不經意,就是有稍稍的惶恐,以及瞬間癱倒的防護界,喪失掉了安全感。我不敢在明亮的日光下睜眼,好像陽光能洗淨一切裝束,它會灼燒我淺褐色的瞳仁,把我內心照的明亮,有那種生疼的痛感,我想要哭,把內心所有憤懑哭出來,我不想讓天天中一個人疼痛,這種感覺太寂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是“孔融讓梨”,還是“蔺相如謙讓廉頗”,都是對謙讓——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傳承。五千年來,滄海桑田間,變的是曆史,不變的是謙讓的靈魂。謙讓之花之所以能燦爛怒放,經久不衰,是因爲謙讓表現出的是一種品德美,人性美,這種美使謙讓在中國乃至世界遍地開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謙讓是一滴清澈的山泉水,清新甘甜;謙讓是一朵潔白的百合花,超凡脫俗;謙讓是一顆璀璨的明星,閃閃發光。謙讓是個寶物,爲什麽不讓它像花一樣燦爛怒放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1